蒋方舟在《东京一年》里对投币洗衣店是这样描述的:


去公寓外面的洗衣房洗衣服。40分钟的时间,我只是看着洗衣筒里的布料不停转动。天下没有更寂寞的事了,和朋友说自己觉得寂寞。朋友说:‘我以为你内心只想创作,没想到也是会寂寞的人啊。’


而我却恰恰相反,非常喜欢在洗衣房里无所事事地放空。整个空间干净明亮,充盈着洗衣剂的味道,虽是公共空间,却有一种与外界隔离的隐私感——大概是因为清洁这种活动,本就稍稍夹杂着人们的隐私感吧。

加之它24小时开放,如果遇上心情低落又不想回宿舍的时刻,此处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
梅雨季在这里烘干衣服也是个顶好的选择。你发呆地看洗衣机,不断跳动的倒计时告诉你:

“马上就有干净温暖的衣服出来了哦。”


如此,你对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开始有了期待。


评论

焦糖眼泪

©焦糖眼泪
Powered by LOFTER